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2020年全年开奖记录 >

秋天的怀念--别样庐州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5-14 07:32 点击数:

  丁酉年夏天,我率家人来到繁昌县荻港镇探寻母亲的足迹。荻港是她幼时的家,她出生仅六个月,生母即撒手西去。其父续弦,后母为人冷漠,视她为眼中钉。孤苦伶仃的她只能靠年迈的祖母照料。祖母去世后,其父将其送往嫁给张姓的姑母家。姑母对她疼爱有加,张家是书香门第,良好的环境和家教对母亲成长影响巨大。

  母亲19岁嫁到合肥。王家以教书为业,很穷,且家规颇多。公公与其父同是晚清秀才,考场上相识相知进而结为亲家,对母亲甚好。但婆婆性格倔强,家教严厉。母亲进门后,包揽家务,生了四个孩子,全靠自己照料,稍有不慎即遭婆婆辱骂。父亲外出归来需先问候自己的父母,把身上的钱财取下,再去见妻儿,母亲的开销唯有靠外公接济。更过分的是,婆婆特意在儿媳房间墙壁上开凿一个窗口,在窗外可以听到房间里的说话声,夫妻隐私毫无保护。母亲自幼受姑母呵护,随姑父熟读诗书,未想来到夫家竟受如此待遇!母亲曾一度想了结此生,只因挂念呱呱啼哭的孩子,才咬牙艰难度日。苦难身世造就了母亲对穷苦人的同情。抗战前夕,合肥局面混乱,百姓四处逃难。严冬的一天,一位老妇敲门跪求,她穿着短裤,全身发抖,母亲当即从柜子里取出新棉裤和马夹让她穿上。母亲的救人善行,不胜枚举,邻居和亲朋无不为之动容。

  抗战开始不久,母亲主张举家迁往荻港外公家躲避风雨。外公因深感亏欠,挽留女儿女婿在荻港住了两年。母亲察觉晚娘和胞兄渐生不悦,担心母亲要分孔家财产。刚强的母亲当即决定回合肥乡下种地。孰料那时日本鬼子正在合肥城乡横行霸道,我们四处躲避,露宿野外百余天,父亲肺气肿病复发,靠亲友背着艰难前行;母亲拖儿带女,一路逃难到江宁广宇洲开荒种地为生。

  1946年,母亲患上严重的湿疹病,周身红肿,疼痛难忍,不能下床。一家人住破房,穿破衣,靠着父兄教书,小姊妹挑野菜,艰难地生活。尽管如此,母亲却常给我们讲古人自强不息的故事,鼓励我们穷不失志,奋发图强。

  抗战期间,大哥二哥随着学校到西南逃难,我和其他兄姐困在家里边劳动,边读书,日子过得艰苦。父亲思前虑后,妄想在农村弄块地,带着幼子们种菜养花,过桃源生活。母亲认为这脱离现实,极力主张走出去。解放后,她主动到北京大儿子那里带孙子,以减轻他们负担。让四个稍大子女分别赴北京、贵阳和南京读书,家里吃闲饭的人减少了。走出去的人因为有家庭私塾基础,都先后参加了工作。

  解放后,家庭生活主要靠长子从北京寄钱维持,母亲赴京后寄的钱由每月25元增至30元,但父亲病重,两个小儿子辍学在家,没有劳动能力,日子依然艰难。母亲认为,新社会没有文化,将成为废人,决定每月从生活费中挤出10元,让较大的儿子到城里上中学,稍小的儿子就近上小学。几年后,进城的儿子走上了工作岗位,小儿子则顺利升入初中,后来又光荣地参加了解放军……为了家庭安宁和子女成长,母亲历尽艰辛。她儿孙满堂,其中有教授、学者、医生、职员以及企业家,现已绵延五代,达83人,遍布海内外。

  母亲于1992年秋天因病离世。每逢秋天,都要勾起我们对她的深切怀念。(王继昊)

关闭窗口